前景依然不明朗网络小贷公司股权频遭转让

原创 Kbet365  2021-01-10 06:58 

前景依然不明朗网络小贷公司股权频遭转让

老盈盈

网络小贷新规还未落地,但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持续显现。

曾经的“香馍馍”变成了“烫手山芋”,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股东转让、剥离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未来将走向何方?有更多网贷小贷公司谋求向助贷模式转型,寻求和外部的一些保险公司和融资担保公司进行业务开展。对于网络小贷行业人士来说,他们最希望的是征求意见稿会有所松动,不过从严依然是大趋势,也有网络小贷公司在盘算,如果征求意见稿一字不改,那他们希望可以向地方金融监管局申请从网络小贷转成地方小贷,尽管目前还是未知数。

撤退

1月4日,奥马电器(002668.SZ)宣布拟以950万元的价格转让宁夏钱包金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宁夏小贷”)75%股权。

对于出售的原因,奥马电器表示,小贷业务属于监管部门认定的类金融业务,近年来,随着小额贷款业务整体发展前景不明朗以及行业监管要求日趋提高,因此,公司转让类金融业务股权,降低公司经营风险,专注于核心主营业务。

同一天,*ST赫美(002356.SZ)公告,深圳赫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赫美小贷”)为公司持股51%的控股子公司。因公司及其他相关方与浙商银行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深圳中院于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对公司持有的赫美小贷51%股权进行公开拍卖。

*ST赫美公告里表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赫美小贷尚欠公司及下属子公司670.25万元,因赫美小贷持续亏损,严重资不抵债,存在无力偿还以上债务的风险;赫美小贷的剥离将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降低公司的负债规模。

从2020年11月开始,就陆续传出股东转让、剥离小贷公司的消息。2020年11月25日,润信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两笔50%股权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披露挂牌,转让方分别为华润网络和华润建筑;2020年12月,广州唯品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唯品会(中国)有限公司退出,新增全资股东为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同月,青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退出了君正小贷,后者已变更为由内蒙古君正能源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事实上,被转让的上述小贷公司成立若干年基本都处于亏损阶段。例如成立于2016年的宁夏小贷,2020年前9个月营业收入为27.30万元,净利润亏损126.31万元。君正小贷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1387.14万元、2700.63万元、2084.51万元;还有润信小贷,2019年,润信小贷实现营业收入约3270万元,全年净亏损114.6万元。截至今年10月末实现营业收入约2630万元,净亏损规模接近4000万元。

“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2020年11月2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下发,一石激起千层浪。

“股东都是讲资本回报率的。你要全省的10个亿资本金才能拿到牌照,全国的要50个亿,而且极少数才能批。大家做什么业务,全国50个亿就得形成200多亿的资产,大家觉得投入太大,而且利息又降到了15.4,基本没有利润空间了,而且像意见稿里面的要求,大家从理性来判断的话,是很难有人接盘的。”多位地方小贷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不过,从公告来看,宁夏小贷和赫美小贷均找到了接盘方,宁夏小贷的受让方为深圳达派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至于赫美小贷则被阳江市阿凡提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淘宝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以最高价200万元竞得。《征求意见稿》带来的影响还不止于此,网络小贷公司通常通过一些互联网平台做导流,而由于信贷对象要求越来越高,互联网平台很多也开始“坐地起价”。深圳的一家网络小贷负责人告诉记者,多种渠道导流平台的成本都提高了,整体导流成本较之前上涨了起码40%,而且一些导流平台对网络小贷的广告提出了更严格的合作要求,“引导性”、“夸张性”“费率准确性”等广告用语已经不能再使用。

走向

小贷公司未来走向何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过往一些业务量大的网络小贷公司会从事助贷业务。一直以来,网络小贷融资不易,与蚂蚁金服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杠杆相比,绝对大多数网络小贷公司一倍杠杆都没有,如果银行信托等机构愿意的话,他们也会跟机构合作进行导流。在目前行业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有更多的网贷小贷公司谋求向助贷模式转型,以“融资担保模式”、“保证保险模式”、“信托模式”等模式开展。“各省市对网络小贷能否开展担保业务规定不一,江苏省就允许小贷公司可以做担保业务,广东省就不允许,如果不能够做担保业务,网络小贷公司就必须要引入担保公司,寻求和外部的一些保险公司和融资担保公司进行业务开展。”一位广东网络小贷人士对记者表示。“融资担保”的模式是借款人从助贷机构获取贷款产品信息,并向助贷机构提交借款申请;助贷机构经过初步筛选的借款人向银行推荐,银行等放贷机构自主对借款人的借款申请进行授信审查,审查通过后向借款人发放贷款;助贷机构引入持牌的融资担保公司向银行等提供融资担保服务,并由助贷机构支付相应的费用;借款人违约时,融资担保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向银行等放贷机构进行代偿。融资担保公司负责催收、诉讼等贷后管理。“保证保险”的模式是借款人从助贷机构获取贷款产品信息,并向助贷机构提交借款申请;助贷机构将经过初步筛选的借款人向银行等放贷机构推荐,放贷机构自主对借款人的借款申请进行授信审查,审查通过后向借款人发放贷款;助贷服务机构引入保险公司向放贷机构提供保证保险;借款人违约时,保险公司与放贷机构共同协商如果对逾期未还款项向借款人进行催收,双方按合同约定开展催收工作;借款人达到保险合同约定的理赔时间仍未清偿贷款或满足保险合同约定的理赔条件时,保险公司启动理赔程序。

还有一种“保证金”模式,可以不引入任何机构。这种模式下,银行是资金方,助贷平台主要作用是获客及风控,助贷机构存一定的保证金到银行,如果发生坏账,助贷平台的保证金将被银行用来兜底进行扣除。

“网络小贷的基本业务还是要做的,因为要给股东回报,业绩盈利还是很刚性的,达到股东满意可能可以做一些助贷业务,从总的趋势而言,行业监管越来越严,只是在助贷行业还没有相应的管理办法而已。”上述小贷人士如是说道。

对于网络小贷行业人士来说,他们最希望的是征求意见稿会有所松动,不过在他们看来从严依然是大趋势;也有网络小贷公司在盘算,如果征求意见稿一字不改,那他们希望可以向地方金融监管局申请从网络小贷转成地方小贷,尽管目前还不知道能不能转。

“传统小贷的注册资本很低的,传统小贷2个亿就可以做了,有些偏远地方的网络小贷注册资本金五千万就可以了,干嘛要拿10个亿来做,现在还没有说可以转,但是我觉得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批的概率还是蛮大的。”上述小贷人士补充说道。

本文地址:http://www.zhenyuejixie.cn/5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